FC2ブログ

Licht des Seins

My goal in life is to give to the world what I was lucky to receive.

プロフィール

kawa/ひじり

Author:kawa/ひじり
製造日:1984年8月
産地:台湾台北市
成份:32%感性+66%理性+2%白痴
熱量:超標
賞味期限:到死為止
微腐慎入

ASK ME:什麼事都可以問w
http://ask.fm/kawahijiri

↓↓↓雜食中↓↓↓
ONE PIECE
バガボンド
リアル
宇宙兄弟
Sherlock (TV)
井上雄彦
尾田栄一郎
YOSHIKI
Mr. Children
Bump of Chicken
B'z
X JAPAN
Michael Jackson
Darren Hayes
Christopher Nolan
Clint Eastwood
福地教光

生存確認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free counters

Twitter請戳→ @

リンクフリー

Where You From

ブログ内検索

十年一覺同人夢

前幾天亂爬,看到有人整理自己寫過的同人文檢視自己的文風變了多少(就跟P站的畫風進化錄問卷是類似的意思吧),一時興起也就決定來個恥力大放送,把這十年寫的文全挖出來整理 囧
(讓我驚訝的是竟然已經十年了⋯⋯好可怕orz)

有點不想承認那些是我寫的⋯⋯但是安西教練說過:
下手糞の上級者への道のりは己が下手さを知り手一歩目
所以就⋯⋯我貼出來證明我有多蠢可以了吧!!(淚流滿面)

因為硬碟裡已經沒有半個SD的文檔(太恥了,早就殺個片甲不留||||),大都是從幾個網站裡蒐集來的,可能有缺幾篇,還有早期那堆文年份也許不一定對⋯⋯不過根本沒有人會在意這種事就不管啦(死)
本人太無趣,只寫過SD跟OP而已,兩者各佔了五年怎麼數量差這麼多哈哈哈 囧
在這之前應該還是有寫過一兩篇其他漫畫的⋯⋯但時間過久完全不可考,這邊就不提了。
總之⋯⋯以下是十年的同人飼歷史,不怕被雷死的再往下看吧|||orz


.2001年


「喂,花道你去哪裡?」洋平大喊。
「嗯?」櫻木停下腳步,風吹亂他的紅髮,好似飼夜中跳動的火燄。「獵狐。」
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牽引著他,無法抽離,「看著吧!本天才一定會親手把那只狐狸給逮到的,我倒要看看那傢伙是什麼來頭,哈哈哈~~~」讓他不可抑制的……想要去探尋,探尋那不思議的傳說。

不過,那對櫻木來說那將不會只是個傳說……──〈雪狐〉

評:第一篇同人就是架空還是坑,真不曉得那時我腦子裝啥⋯囧


流川回眸,恰巧櫻木也回過頭,兩人四目相接。
「幹嘛杵在那裡,不想打了嗎?真沒體力!」櫻木隨口丟下一句話,又繼續猛灌礦泉水。冷不防背後被球狠狠砸了一記。「咳、咳…搞什麼?咳、咳、咳……」
「喝夠了沒,你還在渡假啊?」
「你!」
「笨蛋。」
「混帳,去死啦你!!」──〈溫柔〉

評:這篇實在飼到我整個臉部嚴重扭曲,勉強挑了一段來貼,但這段的下一句就雷到我了|||||


每當我在球場上灌籃後,我會很挑釁的看向他,看他咬牙切齒的模樣,看他嚷著『臭狐狸你跩什麼跩?』的模樣。
我喜歡……他看著我要超越我的眼神。──〈花見〉

評:除了狂笑無話可說⋯⋯我現在超雷第一人稱||||


櫻木說不出口,晴子著迷的那個男孩,也是自己愛上的人。

說不出口。

回到宿舍寢室後,流川已經睡著了。
音響還開著,自己最喜歡的那首歌設定成REPLAY不斷重覆播送。
櫻木走進浴室,雙手在水龍頭下掬了一把清水溌在臉上。望著鏡中的自己,淌著水滴的頬,看起來竟有些落寞。──〈一個人的牙刷〉

評:雷到焦了⋯⋯當年貼這篇時怎麼沒被踩死啊我?|||| 而且格式很明顯的就是一個自以為是的另類寫法orz


他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他可以打自己最愛的籃球,他擁有一個最棒的情人,一個完全無私奉獻靈魂,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人,他說不出自己還缺少什麼。

一句真切的誓言嗎?

一句他想聽見的我愛你。

而他從沒對他說過。──〈想〉

評:(作者自殺中⋯⋯)


「那…我喜歡你從這裡到太陽這麼遠……」小花道終於閉上眼,漸漸睡了。
小楓心想:那真的蠻遠的……
小楓把手伸過去開始玩小花道紅豔豔的頭髮。「大白痴……」小楓輕聲的喚著,嘴角自然勾起一抹微笑。「我喜歡你從這裡到太陽再繞回來…」──〈Guess how much I love you〉

評:賣什麼萌啊我一定有病⋯⋯||||||


晴子是不一樣的,她是一個憧憬,不是現實。

自己只想被那個人深深愛著,老是叫自己"白痴"的那個人,喜歡在冬天抱著自己睡覺的那個人,現在在自己體內的那個人,自己也愛的那個人。──〈那一夜〉

評:果然是個為了符合徵文主題而生的⋯⋯雷orz


.2002年


我不知道……我只是很想看著他,看他的每一個表情,看他的每一個動作,看著他……想記著他每一分每一秒在我眼前的樣子。──〈Chocolate Sweet〉

評:有什麼噁心的題目就有什麼噁心的文(爆)


從來沒有如此靜謐的時刻……自兩人相識以來。
誰也沒有再說話,這兩個都還未臻成熟的十六歲少年。
落日餘暉迤邐,光影碎瀉在兩人身上。夕陽一寸一寸的沒入海平面,但是明天早上太陽還是會從另一邊升起,越過整片天空,然後再以今天相同的姿態落入海中。日復一日,一種徒然的循環。
「以後,我會傳球給你。」無人的海邊,最後一抹夕陽快要被海洋淹沒,還剩下未燃盡的紅色天空時,櫻木說。
流川轉頭看向他。
「你會……接住吧?」──〈流光〉

評:好像還好⋯⋯可是還是不敢看完||||


你因發燒過後的頭痛難以入睡,將自己包裹在棉被裡,精神有些迷離的呆望著時鐘的秒針爬行。

我愛你嗎?

我不愛你嗎?

你得不到答案,只能任著痛苦不斷向你襲來。

櫻木走了,把你的靈魂和另一隻翅膀也帶走了,失翼而無能飛行。

無力的躺在床上,刺骨的寒意在你內心積聚,流竄過你的四肢百骸。

你自那時始知,愛比死更冷。──〈冷雨〉

評:又一篇自以為有文學氣息的寫法orz 不過對這篇印象很深⋯因為是上課時用補習班廣告單背面寫的(滅)


流川接過手套,自己穿上其中一隻,然後拉過櫻木的手,替他穿上另一隻。
「欸,這是什麼意思?」櫻木不解。
「生日禮物…我要這個。」流川調整著穿在手上的手套。「一隻就好。」
「哪有人只要一隻的?」
「另一隻給你。」
「到底什麼意思~~~~~?聽不懂動物語言啦!!」
「手套……不是一雙的嗎?」流川說,用空著的另一隻手抓住櫻木光裸的另一隻手站起來。「一人一隻……」──〈PAIR〉

評:這哪招?!(噴)


「笨狐貍,不穿外套就跑出來,秋天了晚上比較冷你不知道啊!?」櫻木故意用態度很差的口氣說,把外套扔到流川頭上去。
「唔……」流川拉下被甩到頭上的外套。
「哼,還要勞駕本天才幫你送外套來,要是你生病了,我可不會抬你去動物醫院……哈啾!」才說完櫻木就先打了個噴嚏。
流川不打算穿上外套,卻緊緊的把它攅在懷裡。「…我才不會帶白痴去看精神科醫生。」──〈咖啡罐〉

評:糟糕這個吐槽我還蠻中意的 囧


要不是因為晴子,櫻木很清楚對自己而言,流川會是一個跟自己心靈相契的好伙伴,好朋友,好哥兒們,甚至遠遠超過洋平───

朋友嗎?
櫻木知道自己對流川絕不止朋友這麼簡單,還多了點什麼,那點什麼有很深的意味在。櫻木不想去探究,彷彿在害怕戳破某個事實。──〈開始〉

評:在踩雷以前趕快截了要貼的部份就匆匆關掉了所以沒被雷到(死)


然而在櫻木眼中,流川還看到一個不同的東西,像被矇上一層薄霧似的看不清楚。櫻木眼中有一種揉合溫情與激情的元素,朦朧而迷離的,如藏在薄雲之下的皎潔月光,美好,叫人心醉。在看到那樣神情的櫻木,流川發現他的理性越來越無法自制。

「什麼嘛……」流川喃喃自語,轉頭看了一眼落地窗外燈火交輝的曼哈頓夜景。「只是個大白痴而已……」──〈Runaway〉

評:好蠢又好崩的一篇⋯⋯orz


「你真奇怪。」櫻木瞇起眼笑了,把杯子收回吧台去。「哼,我一定要煮出一杯讓你喝到苦得認不出你媽的咖啡來。」
「喔?」流川慢條斯理的從皮夾裡掏出錢,跟著帳單拿去櫃台結帳。「萬一我沒來呢?」
「你會來的,」櫻木笑著,收下流川的錢。「每個來過陽光小鎮的人都會再來。」──〈遇見陽光小鎮〉

評:怎麼給我一種把名字代換成ZSZ反而比較適合感覺=_= (換成ZSZ也是有點崩吧哈哈哈 囧)


每個來跟我打架的人都是輸得慘兮兮的,鼻青臉腫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得倉惶逃去,直到他們找來了另一個人。
「紅毛,聽說你很會打架?」那個人把指節拗的喀喀作響,很挑釁的看著我。
「哼,你想怎樣?」比氣勢誰敢贏我?
「不想怎樣,只是想跟你打一場來玩玩。」他笑著說,朝我勾了勾指頭。
後來我知道他叫水戶洋平,第一個可以跟我打成平手的人,也是我的第一個朋友。──〈海的記憶〉

評:我只想問這個第一人稱是哪位⋯⋯(滅)


「你明天要結婚了。」一個不需要問號的事實。我盡可能用平淡的口吻對他說話,卻隱約透露出我的倉皇我的情傷。「……不請我去嗎?」
「你願意來嗎?」他試探性的問我。
他才是最受傷的那個人,因為是我的不顧一切才把我們之間的關係弄得如此難堪。──〈花火〉

評:(嘔吐物處理中)擺明是個原創啊噁⋯⋯


.2003年


「流川,你在我背上幹嘛?」紅髮男孩一邊仔細讀信,一邊向身後的伙伴問話,沒有回頭。
喚名流川的飼髮男孩睜開眼,回頭看了一下,望見他背上的兩片樹葉,輕輕將兩瓣礰葉撥落,順勢在他背上寫字。

大……白……痴……。流川一筆一畫寫著,沒有笑出聲。

「你寫什麼?慢一點,再寫一次!」

流川默不作聲,繼續在他背上寫字,這次,寫的是全然不同的三個字。──〈背書〉

評:看了這麼多篇已經開始習慣被自己雷到了orz 我承認我是想到這篇的梗才會有後來那個ZS漫畫⋯(回收做環保剛剛好|||)


夜的東京灣有一種過份的美麗,但窗裡的人並無任何欣賞之意。
辦公桌上的資料文件通通被掃到地毯上,咖啡杯子裡殘餘的飼色液體濺了出來,杯子向桌緣滾去,然後狠狠地砸個粉碎。一整片零亂的桌面,只待流川將櫻木的身躯抵上。

「喂,門沒鎖,會有人啦……」櫻木及時捂住流川湊上來的嘴唇,微微皺起好看的眉。
「不會有人進來……」流川抓住櫻木的手,舌尖捲過每一根手指,濡濕每一條指紋的皺摺。──〈暗夜〉

評:其實當初根本不知道自己這篇要寫什麼⋯= =


記得最初遇見你的時候,你燄紅的髮在風中輕輕飄拂著,那樣美麗,耀眼的紅,一度讓我以為,是額頭上的血模糊了我的眼。
後來,和你相戀,我才知道,我的血液裡流動的,全都是專屬於你的紅色,炙熱而狂烈。──〈末日早晨〉

評:莫名其妙不知所云依舊很雷 囧


你趴在窗臺上望著星空,說,你想許個願望。
什麼願望?
你不肯說,但聽到我的問話時卻紅了臉。
那是只有流星才能聽見的願望。
真是個大白痴。
我躺在床上,睡不著。
連續失眠了九天。
因為我的懷裡沒有你的溫度。
睡不著。
所以,陪你看星星。──〈九夜〉

評:噁斃了!(爆)


「欸,我警告你,要好好給我照顧它聽見沒?」櫻木回頭對身後的流川大聲喊道。
「沒聽見。」流川故意把頭撇開。
「你說什麼?死狐狸!!」
「大白痴,我家的樹關你屁事?」
「當然關我的事!這可是櫻花樹耶!」櫻木緩緩靠近樹身,吸取樹上淡雅的木頭香氣。「這是跟我名字一樣的樹啊……」

一時之間,流川竟說不出任何反駁的話來。──〈花季〉

評:這是在純情什麼⋯⋯(抖)


「我不能輸。」
換好制服正打算走出更衣室的流川忽然停下腳步站在門口,說出這句話。櫻木原本扣鈕的手也隨之凝結,看望向門口背對著自己的流川,看不見他的表情。

幽微的,飼夜中一盞小小的更衣室燈光,身在飼暗中所以才看得出原來是如此明亮。

「剛剛我……比上一次,還要打得更吃力。」流川吶吶地說。「不過,我不能輸給你,讓你到死都只會想著要打敗我,大白痴!」 ──〈勝負〉

評:算普通⋯⋯但又不敢看後面|||


爾後的午休時間流川還是在教室裡以睡眠度過,四周的同學也很識趣的不再過份吵鬧。平淡的日子過了幾天,直到有一次流川醒來,發現桌緣擺了一個麺包,一盒全脂牛奶和一張紙條。

『警告你,要給本天才全部吃光!湘北籃球隊不接受一隻乾巴巴的狐狸當後補!!』

「誰是後補啊……大白痴。」歪歪斜斜的字體,那種特殊用字,要讓人不猜到是他也很難。流川捏著紙條,眼底有藏不住的暖意。──〈多年以後〉

評:我相信我一定是把我這輩子對愛情的想像在這幾年寫光了所以現在才這麼冷感 囧


最近櫻木有些煩惱,所有熟識他的朋友死黨都看得出來,只有他自己不願承認:本天才是在想要怎麼樣才能打倒那隻驕傲的小狐狸把晴子小姐的心搶回來!你們在那邊緊張什麼?反正我會想著那傢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就像愛情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藍光〉

評:也是踩雷前就關了(汗)


美國,紐約,曼哈頓。
站在世界的十字路口,四面八方,五顏六色的陌生臉孔,完全找不到任何一個必須停留的藉口。
但櫻木的雙腳像生了根似的,動也不動。
這是他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所以找不到他要的人,似乎也是理所當然。
特別是在他發現自己地鐵下錯站之後。──〈Someone Like You〉

評:沒有意義的抒情文orz


他不是喜歡晴天,他只是喜歡紅得似火的太陽。
別人總說他冷若冰霜,但沒有人知道他最喜歡的卻是溫暖的紅太陽。

『為什麼太陽到了晚上就不見了??』小小流川童稚的心靈這麼想著。
如果可以,他希望即使在飼夜,也可以看見他最喜歡的紅色太陽。
他想要一個無論飼夜白天都可以看見的太陽。

───所以我才會遇見你嗎?──〈Reason〉

評:???????囧


───碰!!
這一聲實在是從古至今有史以來所有曾經發生過的任何一聲都無法比擬的響亮。如果以慢動作重播的話,可以看見的是一顆橙紅色的圓形球體從地上被流川的右手上緩緩抓握至半空中,先劃出一道弧線,以時速110公里的力道對準櫻木的紅色腦袋直拋過去,球優雅的飛過宮城眼前,水平降落在櫻木的後腦勺,再來四十五度斜角反彈至體育館的另一隅,球體被施加的力有一大半傳遞到櫻木的腦袋上,剩下的力加上重力加速度落在地板上,不斷滾動直到有障礙物將它所餘的力給全部抵消。
然後,接下來的事就超出物理科學所能解釋的範圍了…… ──〈Endless〉

評:送Y鳥的H文⋯⋯不敢看(掩面)


.2004年


當你想要一個人的時候,是否正如同當你口渴時,想要喝的一杯涼水? ──〈愛撫〉

評:ㄎㄅ除了這句沒有半句我有臉把它po上來⋯⋯(鑽地洞)


不說不行,一定要說,就是今天,今天!
櫻木想著,用他最快的速度跑回他和流川共同的家,褲擺沾滿的泥濘他無暇去想,他在雨中跑著,是想擺脫這雨沉重的壓迫!

忘了帶鑰匙,所以只能等著流川為自己開門。
終於是該開口的時候,櫻木見著了流川,張著嘴,卻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你忘了買蘋果。」流川淡淡地開口,不著痕跡地關上門。──〈分手〉

評:沒有意義的一篇|||||


一開始流川以為是櫻木太過純情的本性使然,所以不好意思讓自己有更進一步的動作,但是後來他才曉得,櫻木拒絕讓自己做到最後的理由,只是因為他打死都不想當「下面」那一個。 ──〈裸〉

評:又是H?我這年怎麼寫這麼多官能性文章⋯⋯囧


花弟:哇!你你你给我放手啦!天才的衣服破了你這小老百姓一百年也賠不起!啊!你幹什麼!!!!!!
川哥:穿我的就行了!──〈The Night of RuHana〉

評:靠北⋯XDDDDDDDDDDDDD(抱歉先讓我笑十分鐘||||)那時跟mei寫著玩的,他扮花弟我扮川哥於是kawa這個名就這裡來的⋯⋯(毆死)


毀壞的紅磚瓦舍,地面到處都是龜裂的痕跡,天是看起來像紅的但並不是,是遠處一大片屋房燃燒的火雲直竄天際,濃煙密佈。
流川狠狠地打了個抖,有那麼一瞬間,他彷彿看見街巷邊的民眾從屋內奔逃出來,有婦人的叫喊,有孩童的啼哭,有壯漢們在大吼:『水啊---快找水過來!別待 在屋子裡--很危險快點出來---』
一個眨眼,這些情景卻馬上又消失不見了。天空變得有些陰暗,已不復方才火一般的紅,眼前依舊是初見的那些破敗屋瓦,無人的空城。──〈那天〉

評:當時我怎麼會覺得這篇還不錯⋯?(扶額)


在這車水馬龍的十字路口,流川深深感到被視線穿透的不匤感,他抬頭看著那塊大型的廣告看板,是的,那看板裡的人正在看著他,不論他走到哪裡,怎麼都擺脫不 了那種灼人的視線。
那雙眼就像活的一樣,深褐色的眼珠異常清明,表情是自信而驕傲的笑顏,紅色的短髮襯著他麥色的肌膚,像一頭狂放的獸,用眼神狩獵著每一個人,包括自己。──〈他的眼睛〉

評:原創嘛這個?(死)


身為一個男人,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最愛的那個人,那麼被另一個男人擁抱這件事,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忍受的。
那个個流川来說唯一有資格的人,只有樱木花道。
所以欲望一个自己愛的人,也變成是這麼一件理所當然的事。──〈Desire〉

評:送十甫的文,怎麼又是第八字母⋯⋯


這樣近的距離,流川很想直接就這麼朝櫻木的嘴唇吻下去。但是他阻止了自己,也連帶阻止了萬一吻過之後可能發生的所有可稱之為暴動的行為───因為,還不是時候。 ──〈愛情的滋味〉

評:開頭幾句讓我滿腦子問號⋯⋯接下來才想起這篇似乎有2/3是某人寫的(汗)難怪老覺得那不太像是我的風格|||(不過PO的這段應該是我寫的orz)


凝視的動作從十分鐘之前就開始了,在這之間沒有人說過話。櫻木回頭開始在鐵櫃裡翻找自己的制服襯衫。流川的目光始終膠著在櫻木赤裸的上身,瞇起眼,像一頭 蓄勢待發的獸,暴風雨前的寧靜。──〈LOVE AFFAIR〉

評:記得這好像是第一次有意識要當作花+流不偏攻受來寫的⋯似乎是失敗作XD||||


冬天的泉水刺骨的冰涼,流川在屋外舀了一把水洗臉,溌洗過後拭去臉上零星的水珠。缸裡的涼水波動搖晃,映出了流川的臉,只是匆匆一瞥,卻讓流川剎時摒住了 呼吸。
漸漸平息的水波映出流川的倒影,那倒影不甚清晰,但流川清楚看見了,倒影裡的自己,一個飼髮的男人,正在慢慢蛻變為一匹飼色的駿馬……!──〈奔〉

評:某人的原始大綱其實很可怕⋯|||| 要不是給我寫的話絕對沒這麼柔情似水什麼的(嘔噁)


車棚裡很暗,櫻木只能稀微地看見流川凝視著自己的目光,溫柔燦亮的,就像今夜無法窺見的星光。櫻木觸見這樣的目光不禁怔了一下,馬上尷尬的又開始咀咒外面的雨,然後胡亂地跟流川道了個不太像樣的別,就這麼獨自衝了出去,讓流川一個人留在那裡。

那一剎那,他其實有感覺到某種東西。
但是他想不出那究竟是什麼。──〈SIGH〉

評:第一句就殺人的文 囧


同樣的震撼,也許是因為相同情愛程度而成的愛語。但唯一能夠決定這份量價值的等差,卻是櫻木。
爐火在春天的雨裡熊熊燃燒著。那是火,但並不熾烈。它溫暖的,柔和的將人包圍,讓人沉醉。
回憶與時間的重量累積成一座撼不動的高山,再也,推不倒了。──〈遇雨〉

評:跟小玉合寫的牧流花⋯⋯因為我有CP潔癖所以只寫流花的部份||| 其實不確定這是哪一年寫的⋯⋯


沒有人知道,因為沒有人可以想起過去,想起自己出生以前的事。他們在一起,不是情人也不像朋友的關係,也許只是一種永恆的連結時空與世代,斬不斷的感情鎖鍊。

───所以即使記憶不再,卻在遇見你的那一刻,就曉得這一生還是必須有你的陪伴嗎? ──〈潮〉

評:跟Yakin.的合作⋯⋯她負責寫古代我負責寫現代,文字水準差太多所以只能寫現代的我真無能orz 這篇也不記得具體是哪一年了⋯


.2005年


櫻木答應陪同參加喪禮,但越想內心就越是生氣,一路上他幾乎不跟流川說任何一句話,兩人的沉默直到告別式的會場。式場上氣氛莊嚴肅穆,沒有哀傷的悲泣,法師祈福的誦經不絕於耳。在誦經的過程中,家屬親友們陸續拈香,櫻木悄悄轉頭看向身旁的流川,仍是一臉淡漠的表情,他抿了抿唇,卻感到手臂上一緊──流川很 用力地箝住他的胳臂,彷彿是在忍耐著什麼,但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甚至眼神也不曾透露出半分訊息。這是幹嘛?櫻木不知道,底下想趁別人不注意的時候狠狠把 流川的手甩掉,但無論怎麼甩就是甩不開,沒有辦法,櫻木只能咬住牙任流川抓痛自己的手臂。──〈SWEET 16 BLUES〉

評:後面好雷⋯⋯||||


「你知不知道你很討人厭?」櫻木終於把心中積怨已久的不滿爆發出來。
流川接收了櫻木惱怒的表情。「哼,你很討厭我?」
「沒錯!」櫻木瞪著流川,無論在何時何地看到那張冷酷俊美的臉,都是那麼令他厭惡。
「那好,」流川放開櫻木,轉過身去。「反正我也不怎麼喜歡你。」──〈No Love〉


紅色籃球上一顆顆微凸的點,手指在球面上輕輕撫摸著,櫻木明白,他根本不需要為這樣的觸感而放棄什麼。
只要他深愛著籃球,
只要他深愛著每個與他併肩作戰的隊友,
那就是他的夢想,他的人生,他的愛情。

獨一無二,最純粹的愛情。

在那哨音響起,比賽正要開始的時候。──〈Pure Love〉

評:兩篇Love難得我到今天還看得下去⋯⋯可能是因為無攻受也沒有愛情描寫的關係吧(恭喜老爺賀喜夫人到這時我總算稍微蛻變得比較像今天的我了⋯⋯||||||)


櫻木一直都記得,在那年夏天的某一個晚上,那座巨大的噴射客機越過湘南海岸的天空,彷彿流星劃過天際般讓他不禁抬頭仰望。飛機穿過深厚的雲層消失在世界的 另一個盡頭,雖然知道它還存在在這個世界,但是捨不得,捨不得就放它這麼消失,再也看不見。──〈Worlds End〉

評:最後一篇完結的SD文,這篇確實是抱著就用這種形式結束同人生涯的心情在寫(汗笑)


另外應該還有一篇題名是〈缺〉,嚴格來說這才是真正最後一次為SD動筆的文(最後寫的那幾段是"遺作" 囧),但是沒完結⋯⋯而且也沒找到哪裡有發表,所以沒得節錄哈哈⋯⋯(死)我還想過要把這篇的時空跟〈REAL〉做結合的,看來是沒機會了XD


.2006年


這上半年生活型態和心境變動很大⋯
就在這種狀態下我遇到了OP,也意想不到地開啟了大航海時代⋯= =(毆)



現在一切都清楚了,他們身上混雜的味道、Sanji的秘密點心,還有Zoro要他別過問太多的叮嚀……什麼都清楚了,意外地,Chopper發現自己並不是真的那麼震驚,雖然在他的醫學常識裡男人跟男人做那檔事是違反自然規律的,但他同時也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叫同性戀的人存在,而存在本身,並不是罪。──〈酒精與尼古丁.秘密和點心〉

門碰一聲關上,留下Sanji獨自一人在廚房裡。他怒瞪著那扇被關上的門,然後深深喘了口氣,從口袋裡掏出一支香煙,點燃,裊裊煙霧從他嘴邊升起。Sanji回頭看了那只還殘留著酒渣的平底鍋──可惡!無論如何他都一定要讓那個白痴劍士把櫻桃吃下肚!讓他知道在海上跟廚師作對會有什麼下場!!  ──〈Cherry〉

評:OP處女作ZS和SZ各一篇⋯因為太久沒寫所以到這邊還在找寫文的手感orz


在一同航行的日子裡,大海各式各樣的形貌他們都見過,美麗的,溫柔的,殘酷的,無情的,甚至於兇狠暴虐的……無論是什麼樣的型態,大海仍是大海。支起帆在這樣的波浪中航行是一種挑戰同時也是一種臣服,那是生命與孕育它的海洋才有的平衡,在不斷衝突當中,自然的,微妙的平衡。 
 
Zoro獨自待在瞭望台上,Sanji則在船桅下的舷上,他們從不同的角度眺望著同一片海,懷抱著過去現在與未來。冬季的浪潮在海面下蠢蠢欲動,這就是他們的人生,夢想、伙伴與愛,彼此交錯纏結矛盾,永無寧日。──〈潮騷〉 

評:這篇開始讓我慢慢清楚我理想的OP同人是什麼形式~雖然還是有點那個⋯⋯過度煽情= =


.2007年


Sanji不停奔跑著,寒風撕扯著他的髮,天空下起濕雪,腳步越來越快,然而路卻沒有盡頭,兩腿痠麻,胸腔抽喘著幾乎快要無法呼吸的時候,Sanji在村外的林邊發現了Zoro……他佇立在在蘸滿鮮血的雪地上,左手握著鬼徹,刀上揮不去的血跡已然凝結,仰著頭,雪花落在臉上,融成的雪水洗刷他臉上的血污,一個甘願讓罪惡上身卻又默然接受純潔洗滌的姿態。 ──〈THE LIVING DEAD〉

評:全員向中篇(微SZ)其實寫得蠻開心:p 大概是目前唯一比較有具體起承轉合的故事


.2008年


隨手取了條毛巾把臉抹乾,Sanji還沒有換下身上的裝備,貼身的潛水衣勾勒出他頎長結實的身形,衣上殘留的水漬在陽光下熠熠發亮,光暈包圍了他整個人。抬手遮去刺眼的陽光,Sanji眺望著萬里晴空下這一大片寧靜海,嘴角不禁勾起一個薄薄的微笑……「嘿,多謝招待!」──〈漁師〉

評:當初跟qun聊出來的惡搞產物所以答應寫了送她,唯一的OP架空而且是坑⋯⋯沒想法的東西果然就是容易坑掉,不過反正也沒公開出去就算了=3=


Zoro看著散落在自己肩上的細碎金髮,想起那個時候,連Luffy的體力都無法承擔的巨大疲勞和痛苦,一記又一記劇烈搗進自己體內……Zoro明白,自己不會輕易放棄對夢想的執著,但也不會為了實現野心,為了保全自己而無情無義地獻上朋友的人頭。身為男人,頂天立地,所以選擇犧牲,只因他無法允許,允許未來成為大劍豪的自己走過這樣不堪的歷史。 ──〈Brotherhood〉

評:臨時生出來的短篇,因為原作485話太血淚了不寫我會憋死orz


Zoro並不是沒想過自己在當上大劍豪之前就先死去的可能,但若是要死,也該死得有骨氣,敗在強者的手下也算是死得值得。過去所遇過的鷹眼和大熊……都是令Zoro心服口服的強者,當下的他沒有足夠的能力與他們匹敵,所以Zoro事後總是不停鍛鍊自己,為的是讓自己的肉體能有鋼鐵般的力量,為的是他一生如此渴望追求的強大。

……只是現在,Zoro眼前並不存在任何敵人,在一望無際的大海上,風和日麗,他獨自乘坐一條小船隨波逐流,這種情況看上去他似乎不需要對抗任何東西,但是Zoro確確實實感到自己即將面對的是比肉眼可見的敵手更加艱難的情況。  ──〈Sea Fever〉

評:這篇大概是我目前為止最滿意的,雖然還是有瑕疵不過也沒辦法改了=_ =


.2009年

原作進入深海大監獄和頂上決戰篇,沒有ZSZ的戲份所以腦內的同人世界是片空白(滅)


.2010年


兩年前當著鷹眼的面下跪的那一刻,Zoro就徹底明白了,自從他答應Luffy成為他的伙伴開始,自己的人生早已不只是賭在自己與Kuina的夢想上,同時也註定了要為Luffy奉獻自己的生命。 
 
要有多大的勇氣才能下定決心為一個人拋棄自己的尊嚴? 
 
這是他心甘情願選擇的路,他所背負的並不是自己的性命,而是Kuina的、Luffy的、還有這艘船上所有伙伴們的。 
 
想必那廚子也擁有相同的心情吧。 ──〈Born To Be Free〉

評:因為連載重開後大家都回來了,太HIGH又剛好遇到礰藻誕所以逼自己寫賀文⋯(爆)硬擠出來的完全沒劇情orz


===========飼歷史到此結束,以下廢話===========


十年演變看下來文筆一點長進都沒有,這到底是⋯⋯?(扶額)
除了改掉某些標點符號的使用以外,似乎只有句子排版稍微有變化而已|||||

要說變化比較大的地方,就是編劇邏輯還有故事傾向之類的吧⋯⋯

SD在05年以前幾乎每篇都是黏黏膩膩的言情小說(甚至一大把沒劇情的談情說愛文orz)
翻歷史翻得我好痛苦只能不停地跳跳跳免得一直踩雷爆炸||||||
還有就是老愛寫些看似高深莫測或是玩弄一些哲理,但其實不寫也無關痛癢的句子= =
(看得我都想搭時光機回去多給自己幾拳,快醒醒⋯⋯|||||||)
不曉得那時發什麼瘋,不寫會死一樣,就算沒想法沒有故事要說也拼命寫,結果生了一堆不知所云的文出來⋯⋯順著年代一直翻到最後兩三篇才勉強確定自己已經從戀愛妄想中清醒了 囧
寫文的動機也很混亂,想嘗試這種寫法那種風格唉呀這設定好萌就來套套看吧⋯⋯之類
雖然不能說不是因為愛而寫,但有一部份的確是在試驗跟鍛鍊自己的寫作架構能力
井上雄彦sama我真的是徹底對你不起⋯⋯orz
所以現在才會奇怪我以前到底是怎麼理解那兩人的⋯那性格一點都不原著啊|||
也許是我現在已經完全跳脫出來所以可以比較客觀地去評論吧⋯⋯
雖然成果拙劣,不過還是非常慶幸有這五年的經歷,否則我應該還是只會寫學校作文XD

OP在初期摸索時還是有當愛情寫的傾向⋯⋯但畢竟世界觀跟角色身份都與SD截然不同
摸熟了以後我就再也不想用愛情來定義這種關係,太膚淺了,兩個大男人(更何況海賊)沒必要囉唆這些,要上就上不上拉倒(爆)反正你們人生的重點又不是這種事⋯⋯囧
我也不太接受OP同人寫海賊以外的故事(除了那個寫著玩的坑),只能從原作裡挖掘的話,自然是挖不出什麼「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死)講白一點愛不愛什麼的都是讀者自己在想像⋯⋯沒人可以否認這一點。
我已經不想再去嘗試什麼技巧,也不想賣弄自己懂了什麼(現在看的確覺得我在SD全盛期有股令人作噁的自大|||||)
同人不是文學,只是速食文化,不管再怎麼愛總有一天也是會拋棄;
過份的文辭裝飾和形式根本沒有必要,用最直接通順的語句切入情節才是重點,對OP這種風格大喇喇的作品來說更尤其是。
寫OP文對我來說就是寫出自己想看的東西,某種程度的自給自足
我想看什麼,就會朝那個方向去寫,寫我對海賊世界的理解對自然的理解對各個角色的理解,而雙方感情或是OOXX那些充其量只是調味料,有提味作用但適量就好。

兩者意義不同很難比較,但我也就這兩部同人是認真在經營的,所以難免還是會比一下||||
雖然本來就知道我對這兩者的寫作傾向有差別,真正翻出來看以後才發現有差到這麼多
SD那幾年真是好可怕啊哈哈哈哈寫了一堆我現在鄙視的東西,除了狂笑沒有語言||||||||
偶爾會覺得兩者最大的差異就是,SD那五年我還是學生,沒有什麼可以稱得上是真正煩惱的煩惱,老在幸福生活裡自找麻煩和哀愁然後渴望一些風花雪月的東西(死);而OP創作的同時幾乎也是我社會人經驗的開始,對一些人生事物體會更深,各方面的思考都越來越實際,包括感情⋯⋯

井上的東西我已經褻涜不起了⋯⋯就如他自己主張的,年紀大了心境不同沒辦法再回去畫第二部;同樣以我現在的心境,我其實覺得浪客和REAL在各方面都超越了SD,雖說也是因為有SD的成功才留得住一批像我這樣的讀者繼續支持他後來的新作品,但如果井上本身不是這樣精益求精的作者,我也不可能到現在還把他放在我心裡最重要的位置⋯⋯(笑)
比起作品本身的成功,或許我更在乎的是作者本身的創作心態吧。

說不定我身上真正能稱得上是同人魂的東西的確在2005年就結束了= =||||
現在對待OP,除了追那幾個我喜歡的漫畫作者以外(最愛的那個還已經退出了唉⋯orz)
對其他還有自己的同人創作力不怎麼執著⋯⋯衝會場什麼的也是因為有她們在,其他不追的作者真的連瞧都不太瞧一眼(對不起⋯||||)
不過一旦有想法或醞釀足夠的話還是會再寫的吧,即使現在非常清楚再過個五年十年回頭看也會覺得現在寫的東西是雷⋯⋯XD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

Pagetop ]

Copyright (C) Licht des Sein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