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Licht des Seins

My goal in life is to give to the world what I was lucky to receive.

プロフィール

kawa/ひじり

Author:kawa/ひじり
製造日:1984年8月
産地:台湾台北市
成份:32%感性+66%理性+2%白痴
熱量:超標
賞味期限:到死為止
微腐慎入

ASK ME:什麼事都可以問w
http://ask.fm/kawahijiri

↓↓↓雜食中↓↓↓
ONE PIECE
バガボンド
リアル
宇宙兄弟
Sherlock (TV)
井上雄彦
尾田栄一郎
YOSHIKI
Mr. Children
Bump of Chicken
B'z
X JAPAN
Michael Jackson
Darren Hayes
Christopher Nolan
Clint Eastwood
福地教光

生存確認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free counters

Twitter請戳→ @

リンクフリー

Where You From

ブログ内検索

いのうえの 最後のマンガ展

原本的遊記廢話過多,加上答應過要分享給某板板友看,今天就重新整理了一遍。
只節録了最重要的部份,刪除不必要的細枝末節,也讓想知道畫展内容的人可以方便閱讀。

今年的熊本畫展據説井上有多畫了一幅.....原本是計劃今年要去的,畢竟,
熊本是井上大學時代的故郷,也是武藏人生的終點。
以畫展内容而言,那無異是最適合舉辦的地方。

可惜因故今年實在無法前往,但根據井上的説詞,未來還是有可能到大阪或東北等地舉辦,所以我想還是可以期待以後再有機會好好欣賞展場裡的每一幅畫。

現在,先用記憶回味這份感動吧。




その禅寺の奧には──
岩山が大きく、えぐられたような形の洞がある。

これが、最後だ。





無法設想以後,但如果讓現在的我來說的話,
這輩子我所做過最瘋狂大膽的事,始終都只為了那個人……


升國中的那年夏天第一次遇見SD,我曉得當時自己接觸得晚了,但又慶幸當年SD正巧連載結束,免去我煎熬等待的痛苦。

高中某年冬天,井上因故前來台灣,同時也受邀在台北國際書展舉辦簽名會,96年的時候我已經因為年紀尚小而錯過了一次,這次不管說什麼也要衝到會場去!無法徹夜排隊,但至少可以搶個清早搭車前往世貿會場,排進冗長的隊伍只求一個希望。當號碼牌發放到我前幾位便宣告名額已滿時我心都涼了半截,不敢相信希望就這樣終止在我眼前……幸好最後出版社跟井上作了溝通,我順利揀到了井上答應加簽的五十個名額以內,幸運獲得夢寐以求的簽名板、井上老師親切的笑容以及他溫暖厚實的大手……


我以為,我大概不會再做出什麼更誇張的事了。
尤其在我已經大學畢業,在職場工作超過兩年後的今天。


井上不再是我唯一的愛,但我把他放在心裡無可取代的的那個位置,決定一輩子這樣默默敬重他。


2008年6月底,我經歷了數天的思緒糾結,卻只花了數分鐘敲下鍵盤買了昂貴的機票,向父母編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告訴他們週末我要跟公司到台南出差兩天。

於是在7月5日的清晨提著簡單的行囊趕上公車,轉了捷運,抵達台北車站,向櫃臺前一早就擺臭臉的小姐買了車票,獨自搭了客運南下。由於睡眠不足的緣故,在車上一路搖搖晃晃醒了睡,睡了醒,下了車,辦了一切必要的手續,直到我來到這扇窗前……


01.jpg


佈了局的最初幾天我很緊張,害怕被揭穿,害怕父母詢問我無能反應的棘手問題,害怕這段行程會遇到我無法獨力解決的事情……但等到事實即將要發生的那一刻,我的心情卻是異常平靜。低頭看了手上的登機證,衝動下了決心而冒的險,只為了一段年輕的我所能做的最後瘋狂,只為了不想辜負自己總是只能在台灣翹首盼望的失落心情。


只為了,井上雄彥。



數小時後,我坐在整潔的民宿房間裡,有點不敢相信我就這樣騙了父母獨自從台北搭了車上了飛機飄洋過海到東京來了這裡……我真的這麼做了……

過了一會兒後青蛙也抵達了民宿,等她把東西都整理好以後我們便立刻出發前往附近的上野森美術館。


02.jpg


穿越上野駅,走過馬路,爬上階梯頂端,入眼即是如蛇般在公園步道上繞成一圈又一圈的隊伍,頓時我們都傻了……走到售票口一看,門外立著牌子說當日券已售罄,距離入場時間還有140分……意思就是說,假如這個時間買到票的話,還要再排至少140分鐘才輪得到妳進場!

反正我們本來就不抱第一天就能看展的希望,不過人潮真的是比我預想的還要恐怖……或許是因為明天就是展覽的最終日,大家都趁這最後一個週末趕來朝聖吧。


隔天清晨五點半我們再度來到上野公園,繞到美術館售票口前方時又再度傻了眼……才早上五點半人龍又出現了!幸好我們有過天未亮就衝去Comike排隊的經驗,況且也沒多餘的時間考慮,畢竟花了大錢瞞了家人瘋狂跑來這裡,說什麼也不能讓自己帶著遺憾回國!於是我們兩人快步沿著隊伍前進,找到最後尾時距離售票口已經有大約兩三百公尺遠了……並且陸續不斷有人排進隊伍裡,展場的工作人員也很盡責,一早就來維護秩序。


05.jpg


工作人員沿路宣布七點半開始發前賣券,雖然離隊伍起點大約有三百人的距離,我們還是拿到了第一批的購票資格。而且才不過七點半,當日券的購票資格又發完了……

先前井上也在日記裡提過畫展的事,很努力地希望每個特地前來的觀眾都能看到展覽,但是展場租借無法延長,而瀏覽動線又是以這個美術館的結構設計的,要更換場地繼續展出也很難辦到……經過一番考量後,展覽決定延長展出一天,到7/7結束。


06.jpg


終於熬到了九點半,隊伍開始緩緩前進,購票時冗長的隊伍流動還算快速,才二十分鐘我們就買到了門票。


07.jpg


實際把票拿在手上時那份難以言喻的感動……不枉費我冒了這麼大的險,從知道展覽的那一刻起我真的以為我又只能錯過了,並且大概再也沒有機會參與和井上相關的任何展覽活動,當時懊悔的心情無法想像這一天到來的可能,到今天這份應該要死心斬斷的期望竟然真確地實現,雖然我做了錯誤的事才能換來參觀展覽的機會,但我絕不後悔!


08.jpg


入場時間是十點整,不過似乎因為人潮過多而提前開放入館,但入場一樣是要排隊的,並且為了維持良好的觀賞環境而有入館人數限制,一次大概只放十位左右的觀眾入場,整個等候的時間也拉長許多,在館外站到腰痠背疼也只能默默忍耐。


04.jpg


看著手錶數算從開始排隊到多我們看到這道布簾約莫過了五、六個小時……非常辛苦。如果不是趕在畫展最後才看並且有在日友人能夠幫忙預購入場券的話,也許就不用這麼辛苦了;但正因為這趟旅程的艱辛,反而成為我這輩子最深刻的回憶之一。


09.jpg


展場內不能拍照,所以在畫作以前的最後能紀錄就只有這道門,以及門外牆上書寫的文字,宣示這段最後的人生故事的開始……


(以下僅憑印象拼湊而成,訊息可能有誤,不想被雷到結局的人請跳過字部份)



展場大門正前方有一幅小小的畫,其實站在門外等待入場時就可以透過玻璃看見了,但是我沒拍下來……畫裡是個圓潤飽滿的嬰兒臉龐,不曉得那是不是武藏剛出生的模樣?

進入室內,映入眼簾的第一幅便是高度將近三公尺的巨幅雙刀武藏,雖然武藏的表情非常平靜,執刃的雙手也很自然放鬆地垂在身體兩側,但這幅畫依然給人一種說不出的氣勢與迫力;當初在雜誌上看到這幅畫時就已經很驚憾了,親眼看到整幅畫作時只有更加倍的震懾,說是有股王者般神聖不可侵犯的氣勢似乎有點過頭──所謂的劍聖即便代表一種「最強」的概念,卻並不讓人有帝王權威的感覺──但又找不到更恰當的形容,只能自己看著畫默默體會,盡在不言中。


一隻在高空翱翔的飛鳥;


一幅灰墨山水,層巒疊嶂由濃到淡,由近而遠,甚至可以清晰感受到藏匿在山峰背後遠方的那片海水波光粼粼;


一片高山深林,鋼筆細致地勾勒刻劃出山脈林蔭的深淺光影變化;



「伝説に曰く──

十三才で人を斬り
七十人を一人で倒し

──生涯不敗──


俺も
そんな男になりたい!」



一個名為風木的少年,欲尋找傳說中的劍聖宮本武藏,希望成為像那樣的強大劍客,即使遭到父親和師父的強烈反對,認為武藏之劍只不過是為了展現一己之強而專門殺人的劍法,但少年執意孤行……他找到了武藏隱身的靈巖洞,只見盤坐在洞內深處的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少年試圖和他說話,但老人似乎連聽力也有問題,兩人的話題牛頭不對馬嘴。

少年看著閉眼沉思的老人,拔出腰上的刀,想試試老人的身手,揮刀一砍,卻被老人用一根樹枝給擋下,少年大驚,立即五體投地懇求武藏收他為徒,但老年武藏卻把眼前跪地拜師的少年身影與記憶裡的城太郎重疊,竟也跪地向少年表示懺悔;武藏始終對自己沒有好好地教導唯一的徒弟城太郎,卻把他託付給別人的事耿耿於懷……武藏情緒一激,忍不住劇烈地咳出血來,少年立刻著急上前關心倒臥在地的武藏。


人類終究抵抗不了時間的催殘。一代劍聖衰微至此,不勝唏噓。


茫昧中武藏思考著自己的人生,他還無法釐清自己的人生是否圓滿,是否已達到他所追求的至極頂峰,所謂天下無雙──對於真正的「強」,是否已有所體會?


武藏憶起當年,第一個教導他體會何謂「強者」定義的恩師──寶藏院的胤榮大師的身影,之後胤舜也隨之出現,一邊微笑道:「我們又見面了,說好這次不再互奪性命,對吧?」 (這句印象沒很深,用原著去輔助記憶推測應該是這類意思)


接著武藏人生中遇過所有重要的人在他的腦海中逐一浮現……

澤庵和尚、

吉岡兩兄弟清十郎和傳七郎、

寶藏院的僧侶們、

柳生一家、

辻風黃平與龍膽、

宮本村的村民,

昔日弟子如今已是壯年之姿的城太郎,帶著自己的孩子,告訴武藏不必內疚過去的事,他和他的孩子現在都過得很好……


以及

籠罩武藏這輩子最深最沉的陰影──父親新免無二齋……



一世三十六煩惱,對於這些人武藏都有放不下的遺憾與情感,是感恩,是抱歉,是敬畏,這些混亂的念頭糾纏著武藏的思緒,彷彿解不開的結。


年邁的武藏默默看著少年風木向自己展示他的劍術,每一個動作,每一次揮劍,都讓武藏想起當年青澀莽撞的自己。


──為什麼你想要變強?

因為明白自己若是軟弱無助,便違抗不了現實的殘酷!


武藏踏上武者道路的初衷,來自對於父親強大壓力的反抗;

風木求強的野望,源於他藏在瀏海之下,那雙不被父母與世人接受的藍色眼睛……(這對眼睛,也是全館作品內唯一有色彩的地方。)


少年武藏站在峰頂,微風吹拂,山巒連綿,那一刻,他終於大徹大悟……

「やわらかく、暖かい、強さだった。」


懷抱著一顆布滿了荊棘的光球,阿通溫柔地陪在武藏身邊。


「阿武,你不害怕嗎?」

「嗯……不要緊。」


武藏將光球上的荊棘一一拔除,每一根刺,代表的是一段記憶的釋懷,過去的每一場勝負,每一次際遇,那些纏繞在心裡的每一個結,每一個人,無論多遙遠,在生命的終點都必須得到解放。

就算離開了人生,也該對一切坦然。


在漆的展場裡,一塊小巧的四方畫板上,一顆盈盈發光的球,扎著僅剩的一根刺,在場內暈黃燈光的照耀下,影魅特別明顯。


此時武藏的父親出現,凝重的表情似乎讓人感受到他話裡充滿威嚴的語氣──「你,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嗎?」


一個轉角,展覽空間頓時變得敞。

六幅巨大的畫作懸在牆上,每一幕,都是母親懷抱年幼武藏的模樣。


一輩子的流浪,經歷戰役何止數十,殺人、鬥毆、嗜血,劍客的生涯告訴他不能被柔軟動人的情感動搖自己強韌的意志;但直到人生的最後,他最懷念也最無法釋懷的,依舊是兒時記憶裡母親的溫情。

少年武藏接受了母親溫暖的擁抱,手裡的木劍掉落在地,毅然拔除心底最後那根刺,羈絆,放下了,人生,結束了……再也沒有遺憾。

沒有後悔。



卸下所有牽掛,武藏的眼前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我們踩在布置於長廊的沙灘上,宛若體驗與武藏同樣的道路,鼻腔彷彿也聞到那海水的鹹澀。順著畫作一路踏著沙灘邁進……最後,武藏遇見了微笑的小次郎。

波濤的海浪,徐徐的海風,兩人一同走向了人生的最終點。


一代劍聖,就此辭世。




因為時間有限,無法仔細品嘗每一幅畫作的意境,雖然有點遺憾沒能再看得更久,但能夠求得這一次難能可貴的機會,我應該要滿足了。

每一張作品無論大小都是井上親筆所畫,畫板上還有修改的痕跡,而作畫範圍也並不僅限於畫板上,畫裡的螻蟻和蝴蝶甚至會頑皮地跑出畫外,躍然於美術館的牆上。流覽動線與畫作大小、呈現方式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像是那根配合著展場燈光立在畫上的刺、從畫裡掉落在地板上的木劍、鋪設在畫下的沙灘……要不是前面的男生踩上去之後率先喊出「うわびっくりした!」我們也根本沒注意到前方地板有什麼異常。(笑)


這就是100%完美的展出,這就是真正的大師,井上雄彥。


10.jpg


出口有井上手寫的message,武藏的表情配上那句話真是非常欠揍XD

場外排隊人潮依舊,等待的時間很辛苦,但只要進場踅過一遍再出來,得到的絕對是心靈豐沛的感動與滿足……很感激我的人生可以遇見井上這樣的大師。



為期兩天的東京秘密之旅就這樣結束了。

這些回憶,為了井上雄彥最後的漫畫展所做的瘋狂之舉,一生難忘。




おわり

Comment

#No title
城太郎講的內人好像就是指阿通..真是讓人無法接受啊..難過
  • by:
  •  | 2013/03/12/18:25:28
  •  | URL
  •  | Edit

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

Pagetop ]

Copyright (C) Licht des Seins All Rights Reserved.